▌雲山間的蘋果樹,走訪梨山上二十年的「榮興果園」

「跟著素真姐的腳步,彎腰半蹲鑽入蘋果園裡,手足並用近似匍匐前進的姿態,就像在探險尋寶似的。採收期落在十月的蜜蘋果,一纍一纍穿著袋衣,懸垂在細細低矮的枝梢上,像還睡在一場不醒的好夢裡。素真姐揀了一株解開白色套袋,玲瓏的小蜜蘋,初熟未透,粉嫩含羞,彷彿少女與人素面相見時頰畔泛起一抹緋紅…….」

READ MORE→

▌螞蟻也無法抗拒的甜枇杷 —— 台東卑南天生天養的「金洺自然農場」

與其講得天花亂墜,還不痛不癢,不如讓你親口嚐嚐,脫掉保護作用的套袋,嫩黃的果子好像裝飾聖誕樹的燈泡般亮了起來,吳大哥喀嚓喀嚓,兩三下就精準地剪了幾顆。「來來來,食看覓。我種的枇杷連皮做伙吃攏足甜,狗蟻嘛愛食!」就怕我們分不夠,他又利索地鉸了一些。

READ MORE→

▌在人生轉彎處遇見山苦瓜,花蓮壽豐的一塊淨土「觀自在有機農場」

聊起山苦瓜,林大哥滿腹經綸,滔滔不絕,「苦瓜是夏天作物,過年後就育苗,三月定植,五月開花結果之後就不停開花,不停結果,可以一直採到三四個月。通常我會剪掉藤鬚長出來的側芽,讓養分集中,母株健壯,生得才多。我也不密集種植,別人的株距一般兩米,我至少三倍以上,還要通風良好才可以降低病蟲害⋯⋯」

READ MORE→

▌種釀在泥土裡的香氣 ——屏東九如悠悠芬芳的「植物之家」

鴨舌帽,泥跡斑斑的工作衫褲、黑膠雨靴,不修邊幅的鬍髭,說話有條有理的他,笑起來滿是不知如何排遣的靦腆。沒有繼續把碩士讀完就返鄉接下父親的「植物之家」,搖身一變成了青農。他似乎並不惋惜當初未完的學業,只是隨遇而安地做想做的事,「只要肯做願意做,不管務農或其他什麼工作都沒有差別。」

READ MORE→

▌種下一顆豆子以後 ——在彰化北斗深耕食農教育的「田野勤學」

「以前忙到時間都不是自己的,小孩病了也照顧不到,完全變成家裡「最熟悉的陌生人」不講,也曾對老婆說出很傷人的話。我沒忘記對一大家子口的責任,雖然現在一樣很忙,經濟上也還持續很努力著,但我回家了,太太孩子都在身旁,是溫暖且踏實的。」三個女兒撒賴似地在爸爸腳邊蹦跳著,光鏡大哥與一旁的老婆相覷一笑。

READ MORE→

^